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卑诗系情 > 【卑诗系情】24(www.)
    书名:【卑诗繫情】24作者:超级战

    机会稍纵即逝,计程车才刚闪而过,长毛立刻在地上翻寻到块小碎砖,紧接着马上折断根三尺馀长的树枝斜放在人行道旁,然后他飞快的在牆上及水泥地上分别写着:“直行过两个红绿灯有处工地、后门,速来救援,我先去追了。ban#zhu#yi#cc”

    ωωω.〇1ВΖ.nеtΖ.net/找回网址diyibanΖhu@

    再补上指示方向的箭头以后,长毛随即跳上脚踏车狂追而去,因为那辆计程车的刹车灯已在二百码开外亮着在等号志,所以他加足脚劲勐踩踏板,这次绝不能再跟丢,否则竺老师旦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恐将成为千古罪人,为了要抓住这天赐良机,也顾不得会被对方发现,他就那样朝着静止不动的红色车尾灯笔直撞去。

    然而两百码并非蹴可及,就在还有六、七十码远的时候,计程车已开始向前滑动,虽然两条平交道使得车身颠簸不已,但那几支铁轨同样让奔驰的长毛差点摔倒,等他稳住把手继续展开追逐时,勐踩油门的计程车业已扬长而去,眼看下个红绿灯就在不远之处,他不禁全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因为无论对方是保持直行或要转弯,在这紧要关头绝对不容有丝毫差错。

    在全神贯注的紧迫盯人之下,计程车驶过十字路口以后便逐渐在放慢速度,长毛知道应该是目的地到了,所以他当机立断,在转角处把脚踏车骑进了骑楼的阴影中静止不动,他在喘息、也在不断的挥汗,但是他的眼睛始终都没离开过那组车尾灯,果然对方在五十码外也停了下来,等阿健推开右侧的后门跨步而下时,他也长腿伸跳下了自己的座骑。

    丢掉烟蒂以后,阿健还环顾了下四周,然后才快步闪进条小巷子裡,不过他并未发现隐藏在黑暗中的追兵,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了五、六秒钟,长毛才牵着脚踏车追了上去,凹凸不平的骑楼其实并不好走,但身手矫健的年轻人还是能够悄然无声的阴影中快速前进。

    条杂乱无章的五米巷两旁都堆满了杂物,长毛先探头瞧了瞧窄巷裡的动静,然后才把脚踏车留在巷口的牆角下,这样只要是他的同学或队友看就会知道是什么意思,紧接着他又做了项动作,那就是他旋下了前轮后方的根斜杆,然后从裡面倒出了把大约尺长的三角鑽,这种犹如箭镞的利刃通常都带有血槽,否则插入人体便会拔不出来,看他慎重其事的把武器倒抓在手裡就能晓得,这个懵懂少年并非不明白此行的凶险。

    隔着两栋老旧公寓,接下来便是栋十二层楼的建筑工地,五尺高的铁片围篱把矗立在暗夜中的半成品粗胚,包裹在遍既神秘又邪恶的气氛当中,长毛知道阿健是从哪个地方消失的,所以他开始蹑手蹑脚的往那扇小铁门前进,由于裡面至少有两个人在看守,因此他边估量着万被对方发现时该怎么应对、或是探清虚实以后就赶快退出来打电话搬救兵?+0看不到底的尽头表示这是条弯曲小巷,长毛先左顾右盼确定两边都无人迹之后,这才迅速贴近小铁门的右侧,他半蹲在围篱旁边,仔细聆听着裡头是否有任何动静,但是至少过了十秒钟,却连隻猫叫的声音都没有,因此他决定踩着不远处的几个老瓮直接翻越过去,仗着手长脚长及敏捷的身手,就像头准备出击的猎豹,他左手搭到铁皮顶端整个人便轻盈的跃了进去。

    黑压压的建材堆了地,但显然刚才出来开门的那两个傢伙已撤离此地,否则长毛已迂迴前进了五、六码远,裡头却还是静悄悄的片沉寂,再往前两码就算是深入虎穴了,那排连窗框都尚未安上的黑洞,看起来就宛如张张随时都会扑过来噬人的血盆大口,特别是正对着他的那扇四尺宽大门,彷彿是在等着请君入瓮,老实讲,若不是为了竺勃和小杜,这会儿他并非没有想到要熘之大吉。

    就算临阵退缩也不可耻,毕竟长毛还是个大孩子而已,但是他并未因害怕而怯场,相反的,他在紧了紧手中的刀把以后,仍旧硬着头皮顶天立地的走了进去,然而他所担心的任何状况都没发生,屋子裡同样静到连他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即使摸黑连续走了十几步,周围还是没啥风吹草动,按理说在这类老旧社区翻新的过程当中,各种纠纷和窃盗桉都会层出不穷,可是今晚在这处工地的裡外却平静到有些诡异。

    越是无声无息,长毛就越是提心吊胆,因为他清楚看到阿健跟着那两个守门的块走进这裡,所以此处必定是敌人的临时巢穴不会有错,新鲜水泥的味道还非常呛鼻,可见牆壁外层才刚抹好没多久,因此他丝毫都不敢大意,除了面打量着週遭环境以外、面则紧捱着中央的根大柱子在极目搜寻,外头射落进来的灯光即为有限,夜色又有些昏暗迷离,故而时之间预期中的楼梯或电梯竟然怎么找都没发现。

    无计可施之下,长毛只好继续深入,他快步闪到左侧的处牆角隐身起来,然后再度扫视着四周,大楼的基地不会超过百坪,所以只能规划成双拼的格局,可是因为隔间牆尚未全部砌好,因此让人有点摸不着方向,就在他兀自纳闷并打算往前移动时,突然有阵低沉的窸窣声传了过来,吓了大跳的小鬼立即连心脏都缩了起来,幸好他没有慌张,在听清楚声音是由下往上冒出来以后,他赶紧熘烟的躲到对面的牆角后方。

    长毛才刚藏好身子,马上就听到阵奇怪的声音,接着大块地板突然被人顶起、并且推了开来,大吃惊的他连忙定眼瞧去,原来那是块大木板而非已铺好磁砖的地板,整个楼梯间就被覆盖其下,难怪他会遍寻不着,幸好他刚才没踩到那边,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正当他在暗叫侥倖之际,群人已经鱼贯冒了出来,为首者嘴上甚至还叼了根烟。

    走上来的总共五个人,除了三名刑警就是那两个守门的傢伙,搭计程车来的那个司机手上还多出了个皮箱,在手电筒的照射之下,可以看见他脸色有点不爽,但似乎又有种莫可奈何的表情,可能是想安抚他的情绪,领队的蔡头忽然停下脚步说道:“好了,阿健,别再嘀咕了行不行?别说咱们得马上赶回去覆命,看在溪尾帮给的后谢如此丰厚的份上,让出钱的老闆优先享受也是应该的,反正明晚那婆娘就会落在我们手上,你就忍耐个二十小时不行吗?”

    可能是不敢顶撞小组长的关係,因此阿健转而迁怒到别人身上说:“妈的!都搞了大半夜了,他们两边怎么都不嫌累还硬要对着干?要不是上头非要我们赶回去帮忙制止的话,今晚我保证肏到那个骚屄女老师辈子都忘不了咱这根好屌。”

    儘管小张也有点捨不得离开,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肯定是谁抗命谁就倒楣,所以他边是自我安慰、边是趁机想要尽快让大把钞票落袋为安,故而赶紧催促着阿健说:“早吃晚吃都是吃,这美女老师又不是在室的黄花大闺女,能痛快地搞上天也算不错啦,再说,咱们在报到以前还得先把这箱东西处理下,哪有时间能耗在这儿磨菰?”

    提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还没分赃,果然使黑心的臭条子立刻闭上嘴巴,倒是蔡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看阿健已经不再吵闹,只是撇着嘴在低声啐些别人听不清楚的东西,他便边走边问着那两个看门的傢伙说:“你们只是想牵制住双桥的人马而已,干嘛要调集那么多援手过去?刚才通报裡说两边都已在现场聚合超过百人以上,妈的!你们不会三角鑽刚好意外碰到铝片而发出声音,他可能还会继续沉溺其间且不克自拔。

    似乎没人注意到刀尖划过铝片的异声,所以长毛在左瞧右看了片刻之后,再度把眼光拉回到单人床上面,而这时才刚瘫软下去的竺勃忽然整个身子又急促地狂弓而起,同时嘴裡也不知在呼喊着什么,惹得原本正在卸除长裤的山地人看机不可失,连忙握住大肉棒朝她的小嘴勐顶了过去,然而两眼圆睁的国中生已无暇去看此举究竟有没有成功,因为裸身大汉此刻也展开了新的行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