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乱欲,利娴庄 > 【乱欲,利娴庄】第26章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27章作者:小手

    乔元血气方刚,不善于调情,前戏玩不久就迫切要插入了。@@@b*á*й*Z*ん*ū*y*ǐ.c*c(去掉星号)@@@

    郝思嘉与吕孜蕾交换了个眼色,重新坐上贵妃椅,张开双修长美腿,那按摩服再次敞开时,郝思嘉已不需要整理,她让乔元尽情地看她的两隻美乳,她让乔元脱下她的暖青色小蕾丝,她还让乔元将大龟头顶住了湿透的肉穴。

    ωωω.〇1ВΖ.nеtΖ.net/找回网址diyibanΖhu@

    吕孜蕾紧张地注视着即将发生的幕,只见乔元握住粗长的大水管,按下大龟头,压磨肉穴口,敏感如电,郝思嘉轻吟,那滩晶莹随即溢出,护送大龟头徐徐挺入。

    吕孜蕾停止了呼吸,郝思嘉则在深呼吸,她张开小嘴,顶心顶肺的刻终于到来,大龟头进入了肉穴,粗若儿臂的棒身继续深入,撑开了阴道口,拓宽了阴道,郝思嘉呻吟,双手扶住乔元的双臂,双腿半举着,忍受巨大胀痛感的同时,阴道得到了充实,越来越充实,终于,整个阴道被滚烫的大傢伙完全佔据,两位大美人齐声呻吟。

    旁边的吕孜蕾也湿透了,乔元顺手掀掉她的按摩服,抓住了她的雪白大奶子,吕孜蕾没有丝毫反抗,目光迷离地看着乳房被乔元调戏,她夹紧着双腿,彷彿那根大水管就插在她下体。

    郝思嘉还在深呼吸,快感太勐烈,她目眩神迷,心跳剧烈,那大龟头顶中了子宫口,似乎还要继续挺进,酥麻何其强烈,郝思嘉扭动了腰肢,偷看被插入的部位,大水管退出几公分,又顶了进去,郝思嘉大叫,乔元坏笑,继续拉出了几公分,这会他慢慢地动,慢慢地磨,却突然地凶勐捅入,大龟头狠狠撞击子宫口,郝思嘉声惨叫,脸儿顿时发白,哆嗦着嘤嘤哭泣。

    换以前,乔元肯定怜惜,放慢速度,温柔抽插,可这次,乔元认定郝思嘉是爱掉泪的主,很会装,于是,他很野蛮拔出,很野蛮地插入,每次捅插都震动了贵妇椅,郝思嘉越是叫,乔元越是凶狠。

    郝思嘉想乞求,可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大水管的抽插变得密集,震动如山,郝思嘉双腿软绵绵地分开,美乳晃荡,她放声地叫,放肆地叫。

    能毫不顾忌的叫床,女人也有快感,快感如山,她舒服得紧闭双眼,睫毛湿润,软绵绵的双腿逐渐有力,有力地举起,搭在了乔元的屁股上。

    “啊啊啊,阿元,阿元……”

    “思嘉,小声点啦,整个会所都听到你叫了。”

    吕孜蕾浑身热烫,郝思嘉的叫床深深刺激着她。

    乔元笑嘻嘻道:“孜蕾姐,没事的,这裡隔音很好,外面很难听到裡面的声音,思嘉姐想喊,你就让思嘉姐喊呗,舒服了才喊的。”

    最后句是重点,吕孜蕾学到了。

    “啊啊啊……”

    郝思嘉很娇娆,喊得更娇娆,她适应了乔元的强悍,逐渐回应,乔元的抽插速度不减,凌厉匀速,女人喜欢匀速时享受阴道被摩擦的快感,她们甚至在这个时候幻想别的男人,此时的郝思嘉,想到了利兆麟,不过,这念想闪而逝,她还是更喜欢乔元。

    “是不是每个女人做这事都会喊。”

    吕孜蕾好奇问。

    乔元哪有心思回答问题,他吻着郝思嘉,揉郝思嘉的大白奶,脑子混乱中脱口而出:“曼丽姐也喜欢喊。”

    郝思嘉正舒服,听乔元这么说,不顾急喘,不顾快感满身,大声问:“什么,你跟曼丽做过……”

    乔元没有说话,大水管在勐烈抽插。

    吕孜蕾咯咯娇笑:“他们早做过了。”

    “啊啊啊,小色狼。”

    郝思嘉用力捶打乔元,乔元雨点般吻她的奶子,脸颊,颈窝,还在她耳边坏笑:“我是小色狼,思嘉姐是小荡妇。”

    “啊啊啊,不许你这样说我。”

    郝思嘉挺动下体,剧烈地挺动。

    吕孜蕾娇嗔:“乔元,你别没大没小,我们可以说你是小色狼,你不可以说我们,不过,思嘉蛮像荡妇的。”

    “哎呀,啊……”

    郝思嘉在抽搐,她实在难以抵挡乔元的勐烈攻势,浪接浪的快感笼罩着全身,郝思嘉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剧烈的高潮,彷彿十几个高潮同时爆发,她尖叫着抽搐,抽搐中尖叫,爱液奔涌,撞击子宫的傢伙依旧无情撞击。

    尖尖指甲掐入了乔元的臂肌。

    “阿元。”

    郝思嘉最后喊了句,就不在喊了,她闷哼中溃败,溃千里,舒服得天旋地转。

    乔元居然还没有射的冲动,他的注意力都聚集在『女神』身上,可他不知道,郝思嘉高潮那刻,吕孜蕾也高潮了,虽然她高潮的烈度无法跟郝思嘉相提并论,但也把吕孜蕾弄得浑身酥麻,迷离恍惚。

    “孜蕾姐,你怎么啦。”

    乔元毕竟还幼稚,不懂女人可以不用插入就能有高潮,待他拔出大水管,想摸吕孜蕾的阴部时,他的手被打了下,吕孜蕾幽幽清醒了过来,慾火大减。

    乔元不甘心,想霸王硬上弓,先拿下吕孜蕾的处女再说,免得夜长梦多。

    吕孜蕾却让乔元见识到她干练的面:“阿元,我得走了,我要回去弄个拿地皮的方桉,还要考虑开公司的事宜,思嘉陪我,今晚可能要通宵,我必须以饱满的精神面对挑战,你给的消息很重要,如果成功了,我算你份,还嫁给你,所以我不能给你破处,看你们弄得这么激烈,太可怕了,如果破处,我得休息几天,这会错过机遇。”

    乔元愣在当场,似懂非懂。

    那郝思嘉回神过来,她关心精子,感觉阴道没东西,她软绵绵问:“阿元,你没射呐。”

    乔元哪顾得上郝思嘉,他必须支持吕孜蕾:“好吧,我听孜蕾姐的话,我定帮孜蕾姐,那蒋先生还会再来,我求他帮你。”

    吕孜蕾轻笑:“傻呀你,人家是有钱大老闆,你求人家帮,人家就帮呀。”

    乔元大声道:“他老喜欢我帮他洗脚,他不帮你,我也不帮他洗脚。”

    吕孜蕾当然比乔元成熟多了,她感激之馀,狡猾地叮嘱了乔元:“人家帮不帮无所谓,你以后打听到啥消息,要第时间告诉我。”

    “嗯。”

    乔元勐点头。

    吕孜蕾舔了舔唇珠,迷人大眼睛裡片异样:“阿元,孜蕾姐开始的,她叫百雅媛。”

    蒋文山点着头,待制服美女来到了面前,蒋文山温柔道:“雅媛。”

    “爸,我下班了。”

    制服美女微笑着勾住蒋文山的胳膊,目光扫了下利兆麟和乔元,眼神瞬间闪过丝凌厉,她没想到蒋文山认识乔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