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催眠术士 > 【无限——剑三篇】(06)
    作者:27008252字数:4039

    06挟七秀以令江湖(三)

    李裹儿离去之后,按我平常的性格定然是追上去直接推到,然后洗脑让她善待李秋裳,等伤好之后继续推到,只是对於这对姐妹……想了想原剧情……似乎李秋裳最后还是选择了逃离七秀隐居於南屏山天子峰,可惜没过几年好日子天子峰也乱了起来,万花谷兄弟阋墙、天策府挚友相杀、纯阳宫叛徒嫁祸、南少林争名逐利,以及她七秀坊公孙二娘亲传弟子、前皇公主李秋裳隐居之所,各路高手都因各自的缘由在这天子峰上血战,李秋裳最后也是重伤而逃,之后便再无提及……看了看她现在这副身子,想来是重伤不治了吧………ωωω.〇1ВΖ./找回网址diyibanΖhu@而李裹儿之后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先是联合无盐寨,又是结盟刀流,虽然也让外坊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但七秀等人甚至没怎么动作,光是几人甚至弟子们的裙下之臣中的江湖人士(玩家)便将那两大势力灭了无数遍,最后却是连亲传弟子杜姬欣都赔了进去………

    或许是被李秋裳的行为所感动,我到是起了帮她把让她们姐妹和好,避开原着中惨淡收场的念头,而且李裹儿也确非无药可救,只要计划得当………

    念及於此我侵入了李秋裳的大脑翻阅着她的记忆确认着心中所想……果然如此,这样的话,到是大有可为啊。@@@b*a*n*z*h*u*y*i.c*c(去掉星号)@@@

    心中计定,我迅速沿着地道回到了李裹儿的房间。

    此时的李裹儿已经换上睡衣、洗去妆容,长发也随意的在脑后披撒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中的自己发呆,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阵冷风吹熄了屋内的蜡烛,也惊醒的脸倦容的李裹儿“夜深了,是该休息了……”

    低声呢喃着,她关上了窗户准备躺倒床上去………

    时间刚好,我打开机关从小室中走了出去。

    “谁?!”

    虽然下意识的问了声,但是那个方向伴随着机关之声能出来的人………

    已经无形之中被我以梦游术影响了认知的李裹儿眼中看到的自然不是我,而是那被她自己折磨的衣不遮体、伤痕累累的李秋裳。

    以下为李裹儿的梦游幻境

    “姐姐……不对,装的到是挺像,说,你是什么人!”

    怒喝声,李裹儿提剑就是招【剑神无我】那细密的剑气如同排山倒海般浪高过浪向“李秋裳”攻去,不过对方却以指代剑,如同五年前二人大明宫中的那战般,式普普通通的七秀入门剑招【江海凝光】穿过重重剑气网最后停留在李裹儿的咽喉要害之上。

    看着她那惊愕、不信的神情,“李秋裳”用她那温柔中带着无奈的独特声线道:“剑本无暇,但裹儿你心中有瑕……算了,反正你也听不进去,就当我没说过罢……”

    边说着,“李秋裳”边就准备开门离去。

    “不许走!”

    李裹儿再次拔剑攻来这次她却是学了个乖,剑势只出七分,给自己留足了后劲,如此来“李秋裳”自然也就没有了招制敌的机会,只得陷入缠斗之中,但“李秋裳”本来就是身伤势,手中又无兵刃很快就后力不济而被击败。

    李裹儿玩弄着手中的鞭子,满意的看着被自己重新套上锁链,缩在床角脸惊恐的姐姐。

    “没想到被我这样对待了五年,姐姐的武艺却是丝毫未曾退步呢,只是可惜这副身子拖累了你,”她轻抚着“她”身上那从来不曾痊愈……甚至因为之前自

    己滴蜡撕油的的行为而更显恐怖的伤痕“看起来这副身子也承受不住新轮的鞭

    挞了,这次咱们就换种惩罚方式好了……“

    李裹儿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从地下密室逃出来的姐姐之后自己就直欲念

    丛生,但这并不妨碍她用对方的身体满足自己,她轻柔的爱抚着“她”的私密之处,同时也亲吻、舔舐着因为刚才的战斗再次撕裂的伤口,如同饮用着什么美味饮料般将那些血迹统统都吸走,舔进了嘴里………

    但她却没有註意到对方脸上抹诡异的笑容,以及……自己实际做的动作其实跟自己想着、看着的完全不同………

    虽然李秋裳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李裹儿玩破了身子,对男女之事也并非全然不知,但她却从未享受过那真正的销魂极乐,也不知道实际做起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只想到那天晚上的血与痛,还有之前那根鞭柄插入自己下体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李秋裳”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裹儿…不要……”

    “放心,今天不会痛的哦~裹儿会让姐姐很舒服的~”

    李裹儿轻声的说着,双唇却已经是吻上了“李秋裳”双唇,四唇相交,两舌相缠,不同於以往的侵略与霸道,这次的吻,轻柔,温暖,这到是让从未被如此对待的“李秋裳”受宠若惊。

    “嗯…”

    在李裹儿双素手以及双唇的侍奉下“李秋裳”轻哼出声,快感在体内不断累积,最后即将从自己上下体怒射而出的时候对方却停止了动作反而脸玩味的看着自己。

    “想要的话,就求我啊~”

    “哦~裹儿……不要停下,继续~想要~想要啊~~”

    “李秋裳”起初还不松口,不过在裹儿娴熟的技巧下始终保持着即将爆发又差最后那临门脚的状态,很快就受不住,红着脸屈服在了李裹儿的淫威之下。

    “嗯哼~姐姐自小就什么都比裹儿优秀呢,想要什么不说清楚的话,裹儿愚钝却不不明白的啊~”

    “裹儿……不要再欺负姐姐了~爱我~爱我啊~~”

    李裹儿还想进步逼迫,让姐姐说出更多淫荡话来的时候,却不知怎的“李秋裳”竟突然挣脱了锁链的束缚将她扑倒压在了身下,胯下的巨龙轻易就捅进了自己同样未经人事的小穴。

    “啊~姐姐~好舒服~好厉害啊~~”

    早已被淫魔真气入侵了全身的李裹儿受此击却是感受不到丝痛楚,脸上似哭似笑口齿不清的呜咽着,几乎是潜意识般的扭动着腰肢。

    “李秋裳”胯下的巨龙就这么在那个润滑的甬道里不停抽插着,感受着里面异常的紧致和温热,而李裹儿舒爽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但“李秋裳”早已经沈迷在李裹儿那温柔乡中,却是註意不到那么多了。

    “唔…嗯…啊~”

    李裹儿轻声的低吟着,全身的感觉似乎都被姐姐胯下的那根巨龙所控制,那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疯狂,似是有种电流在身体里不停的流窜着,忽然感觉到下体那阵阵的酥麻感到了极致,李裹儿用双腿死死的夹着“李秋裳”的腰,以便让那巨龙更加的深入自己的体内。

    “唔…姐姐…啊…裹儿…啊啊…裹儿要…啊…”

    而“李秋裳”自然是看出了李裹儿此时即将被自己送上高潮,更进步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最后满意的在对方声长吟声中二人同时登上了那极乐的顶峰………

    只是李裹儿那被淫魔真气入侵的肉体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满足,稍适休息之后便再度缠了上来,下体也本能般不断斯摩着对方的下体求欢着。

    “嗯…姐姐…裹儿…还想要~~”

    那眼角含春的神情,弱势可怜的语气,就如同弱气的妹妹被姐姐只顾自己满足的欺负够了之后就弃之不顾,只能苦苦哀求姐姐再次宠爱自己般,与她平时的强势疯狂判若两人,这才是真正的李裹儿么?没有仇恨,没有野心,也不再扭曲,只是全心全意喜欢着姐姐的李裹儿………

    “小裹儿就这么想被姐姐欺负么?”

    这回却是轮到“李秋裳”反客为主,肆意调戏、玩弄着虐待、淩辱了自己五年之久的妹妹。

    “嗯…姐姐…来…更多…更多的欺负裹儿啊……”

    而意乱情迷的裹儿也真就如同个弱气的妹妹般温顺着迎合着姐姐。

    “如你所愿,只是待会儿小裹儿可不要哭出来哦~”

    接着“李秋裳”用原先锁住自己的锁链将李裹儿的双手牢牢锁在了床头,然后扛起她的双腿抬高她的臀部,用自己的香舌舔弄的对方的秘处继续撩拨着她的情欲………

    “嗯…姐姐…裹儿想要…想要更多……”

    就在李裹儿再也无法忍耐,开口哀求之时,“李秋裳”也停止了嘴上的动作,接着稍微放低了对方的高度下身挺,虽然在李裹儿的角度无法看到对方是怎样做到的,但“她”确实竟同时插入了自己下体的二穴之中。

    “啊!好疼…又好舒服…姐姐…”

    在“李秋裳”刻意的控制之下,真气虽然侵入了李裹儿全身,让她全身都化为敏感带,但唯独菊穴部分,虽然同样入侵却只是保护不受伤害,但并不影响感觉,此时骤然深入自然疼痛难当,同时前面的小穴又因为真气影响敏感度倍增,此时李裹儿却是连该叫疼还是叫爽都分不清了。

    “这些…比起裹儿对姐姐做的,却是不及万呢,就当先收点利息好了~”

    “李秋裳”改之前温柔的风格,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抽插起来,却把李裹儿推进了痛苦与爽快之间的深渊旋涡之中无法自拔。

    “姐姐…对不起…啊…裹儿…裹儿知错了…对不起…啊…啊…裹儿再也不敢了…啊……”

    如今角色对换,失去反抗之力的裹儿却是没有李秋裳那份坚韧,轻易就屈服了,只能可怜兮兮的不停道歉讨饶。

    但“李秋裳”却并不理她只是由着自己的感觉疯狂的侵犯着她“裹儿总是骂姐姐下贱呢,结果自己还不是样?明明后面疼的要死,前面却夹的更紧了……

    嗯?又去了次吗?下贱的小~裹~儿~?“

    待“她”终於满足之后李裹儿已经被折腾的眼眶通红、泪流满面,脸上诡异的表情也说不清是哭还是笑。

    而另边“李秋裳”施施然的打开裹儿的衣橱,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衣裳,完全忽视了身后李裹儿那“姐姐,不要走……”的哀求,换上衣裳后径自离去………

    ——回归现实分割线——

    “姐姐…求求你…不要…不要走啊!”

    李裹儿猛然醒来,天色却已是大亮“竟是……场梦吗?”【也是…姐姐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才有的那羞人之物……】这么想着,李裹儿准备下床洗漱,不料稍动身子下体竟传来阵撕裂搬疼痛,再低头看床单上的点点落红,以及那根昨夜才用来欺负过姐姐的鞭子的鞭柄,此刻正塞在自己的菊穴之中………

    这……李裹儿瞬间意识到,昨夜可能不仅仅只是场春梦………

    【待续】

    ——

    梦游术就当成是之前对小七用过的梦魇术的加强好了,楼主表示懒得再安排剧情在正文部分塞解说了……

    然后之前有回帖说小七不是处女什么的,嗯……古代这种练武的侠女不小心撕破处女膜也是常有的事吧(强行常有)。

    其实是,大多数女角色都是处,如果每个都特别点名是处女的话,看起来多少会有种奇怪的既视感,比较会影响阅读体验吧(个人认为)所以乾脆就都不特别注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