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花团锦簇记 > 【花团锦簇记】(09-16)
    第九回;酒不醉人人自醉,情若伤心心必伤

    ωωω.〇1ВΖ.nеtΖ.net/找回网址diyibanΖhu@香雀被书生潘强宁死不屈的态度所激恼,将潘强狠狠的狂虐顿,也不顾忌

    主人赢香的颜面和内心感受。ban~zhu~yi~cc赢香自然觉得香雀越来越缺乏管束了,潘强虽然是

    被自己和香雀绳捆索绑成为她们的性奴,但是,如果任由香雀这般的胡来,万

    潘强的身体和内心的承受能力被香雀的暴力行为摧残到临界,赢香担心潘强的意

    志和精神会崩溃。再者,赢香也感到香雀的胆子也实在是无法无天了,再不适当

    地教训教训香雀,这个小贱人今后岂不是要变本加厉目中无人了。赢香的狠狠地

    耳光将香雀从混沌的狂妄状态下打得清醒过来,使香雀明白自己的身份毕竟是

    低等的奴仆,赢香那些名为主仆实则姐妹的话语只不过是为了利用自己的诳语,

    赢香迫不得已的大度和迁就实则是种权宜之计,自己只能狐假虎威,如果自己

    得意忘形肆意癫狂就是种自不量力自寻绝路的行为了。自己虽然现在和赢香狼

    狈为奸,是根绳上的蚂蚱,但是,以后赢香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犯上作乱而心存

    芥蒂,香雀也不敢断定。万赢香对自己怀恨在心或嫉妒自己鸦占鹊巢,给自己

    来个秋后算账,那自己的命运就惨不忍睹了。香雀想到这里,不禁也对自己打

    狗欺主的行为感到后悔和后怕,但是,香雀情急生智,她知道自己如果向赢香求

    饶,赢香定会越发的仗势欺人,自己唯有利用赢香和自己长久未体验到男人的

    欢愉来博取主人的同情和谅解。香雀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满眼噙着泪水,付悲

    痛欲绝的凄婉哀怨的摸样,当赢香看到香雀的哀容,心头流露出怜悯的意思时,

    香雀就像被赢香的耳光抽得剥皮抽筋揪心挖肝似的爬在床上嚎啕大哭,潺潺的

    泪水串串的流淌不息,香雀恸哭的几乎梗咽的背过气去,赢香见香雀这般的

    伤心,感到自己也应该点到为止,赢香同时也觉得自己不能将香雀逼迫的狗急跳

    墙,毕竟香雀还是自己的协从,自己以后的欢乐和享受还离不开香雀的掩护和帮

    助。赢香将香雀爱怜的搂在怀里,抚摸着香雀的脸颊,赢香见自己的记耳光将

    香雀粉嫩的脸颊抽的显现出丝丝血红的印迹,充满愧疚言语的说;好妹妹,姐

    姐出手也许太重了。你要体谅姐姐的心情。香雀见赢香语气松缓,就将头伏在赢

    香的怀抱里,更加的悲痛欲绝的失声恸哭。赢香的泪水也被香雀伤感引发出来,

    主仆两个女人趴在包裹着潘强的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上是惺惺相惜,尽情哭泣。

    主仆两个女人哭泣了七八分钟,几乎将泪囊里的泪水倾泻完毕方才罢休。香

    雀满腹委屈的说;姐姐,我知道姐姐的心情,也后悔自己的放肆。可是,姐姐

    定要体谅妹妹的失手之举。我今年二十有余了,自从我十六岁被老爷破身,我就

    对男女之情有了朦朦胧胧的认识,但是,老爷那次的强暴之举,丝毫不能给我带

    来男欢女爱的享受和快乐,有得只是羞耻和痛苦。随着我年龄的增大和身体的发

    育,我这才感觉到我的内心和情怀被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所牵扯着,每当我

    来了女儿红的时候,我就感到自己有种想入非非的愿望,每当看见院里的某对

    女仆男丁被老爷开恩允许成婚时,我都期待自己也能有自己的郎君,也能光明正

    大的享受男女之情鱼水之欢。可是,我们院里的丫鬟不到二十五六岁老爷是不会

    开恩允许成婚的,就是年龄大了,还要老爷格外开恩才能有此机遇,看看这满院

    的女仆,有多少到了婚嫁年龄还未成家的老女人,最后被老爷压榨的油尽灯枯,

    扫地出门,无儿无女,有得被逼卖笑卖身,有得凄惨乞讨,饿死街头。我以后的

    命运是怎样的我都不能把握,所以,这次承蒙姐姐关照,能和姐姐共享书生的威

    猛之力,云雨之欢,我是久旱逢甘霖,情在不言中。可是,这个狂狼书生好不知

    情知趣,他和姐姐共度爱河,缠缠绵绵,默契配合,而与我相欢却极力挣扎,分

    明是嫌弃我丫鬟的身份,视乎与丫鬟相欢就有失他得尊严,玷污他得名节,难道

    男女之情,也有贵贱之分吗。所以,妹妹时气恼难忍,作出粗暴之举。赢香见

    香雀向自己袒露了心扉,说;妹妹的话有些道理,但也有些偏激。儿女之情,人

    所共想,男欢女爱,人所共求。嫦娥奔月,后悔莫及,织女下凡,皆因爱情。何

    况我等凡夫俗子。我虽原来是青楼女子,比妹妹略懂些男欢女爱的常识,就抛

    砖引玉,谈谈男女之情的奥妙和情术。妹妹说公子嫌弃你的身份,倒也情由可原。

    但妹妹说男女之情有贵贱之分我想这是妹妹多虑了。常言道;男人如山,女人是

    水,男人是树,女人如藤。水滴石穿,藤缠树烂。男女之情,概莫如此。力拔山

    河的楚霸王,看到虞姬自刎也心如刀绞,同赴黄泉。自古多少帝王将相不爱江山

    爱美人为搏女人笑而丢掉江山社稷,还不是因为被女人的妩媚妖艳迷惑的神魂

    颠倒,情智失窍。而帝王将相簇拥美女无数,为何单独为个女人神魂颠倒啦。

    赢香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下,看见香雀被自己教导的如坠云端,说;其实,除

    了这个被帝王将相宠幸女子面貌如仙女下凡,气色如妖姬再现之外,这个女子

    定深解男女情爱之术,熟练男欢女爱之功。香雀听到这里仿佛茅塞顿开,连连赞

    叹道;姐姐席话如拨云见日,令妹妹好生受益,姐姐快些说来,妹妹听姐席

    话胜读十年书。赢香扭过头来看看包裹在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里的潘强,见潘强

    因为被她们的番折腾而身心疲惫已经沉沉的熟睡过去,说;妹妹和公子相欢之

    举,我实在是不敢相信妹妹的情术之浅陋,情技之粗鄙。男女之情,虽重在享受,

    但也讲究品味。男人情感虽似星火燎原触即发,但女人如水,可将男人旺盛之

    火抑制停顿,使男人燎原之火呈现先抑后扬厚积薄发之势,方能使男人体验到

    种如痴如醉如临仙境的感受。妹妹与公子相欢,长驱直入,直捣巢穴,公子丝毫

    体验不到儿女情长的快慰和舒畅,自然心生抵触,心有所厌了。香雀被赢香的

    顿教诲羞怯的满脸红晕,嘴上却分辨道;姐姐,这能怪妹妹不懂男女之情的技巧

    吗。我说句难听的话,姐姐虽原来是青楼女子,男欢女爱之术也是日积月累逐渐

    熟悉。可我自从被卖身为奴,在在豪门深宅里被老爷严酷的家法所约束,别说是

    没有机会熟悉男女相爱之情术,就是男女之情话也是心有所想口不敢言。老爷

    妻八妾,理所当然,我们奴仆却只能非礼勿动非礼勿闻,稍微礼数出格,轻则罚

    跪毒打,重则丧命致残。这豪门名宅,表面上金碧辉煌,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

    表面上冠冕堂皇,实际上却是寡鲜廉耻。香雀的分辨虽然是欲火攻心,急忙挽留赢香,三个妇人在绣

    床上演出了场绝情狂欢的情欲大戏。。。。。。